导航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棒球 > 开启运动员自创体育媒体公司时代MLB传奇球星德里克·杰特正在颠覆传统体育媒体

开启运动员自创体育媒体公司时代MLB传奇球星德里克·杰特正在颠覆传统体育媒体

作者:Sports 日期:2022-11-24 分类:棒球

  在结束自己长达20年的棒球职业生涯之后,MLB传奇球星、纽约洋基队队长德里克·杰特于2014年创办了「球员论坛报」,以全新的信息分享方式开创了运动员自主创办媒体、引导舆论走向、制作媒体内容、与体育迷开放互动的先河。

  在德里克·杰特创办「球员论坛报」之前,美国传播体育新闻及体育相关热点事件的方式仍以传统主流媒体报道为主,「球员论坛报」是真正意义上开创了美国运动员自创媒体公司的先河。

  随着近几年勒布朗·詹姆斯的Spring Hill、凯文·杜兰特的Boardroom、史蒂芬·库里的Unanimous Media、佩顿·曼宁的Omaha Productions以及汤姆·布雷迪和迈克尔·斯塔拉汉的Religion of Sports陆续诞生,这种由杰特驱动的新兴媒体形式才在美国遍地开花,迎来自己的鼎盛时期。

  杰特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佩全诺克的棒球世家,五岁时他便在父亲的指导下学习棒球,杰特全家都是洋基队铁粉,而他更是从小就成长在洋基体育场的喧嚣声中,他不仅夏天要戴洋基棒球帽,冬天要围洋基围巾,就连内裤也坚持要有洋基队徽,他视外场手戴夫·温菲尔德为自己的偶像,幻想着以后也能成为洋基队的主力球员。

  高中时期,德里克·杰特的棒球天赋就已经开始展露,成为当时学校棒球队的明星球员,获得众多荣誉奖项,在高中最后一年,他作为游击手,交出出了.580的打击率,4支本垒打和.637的上垒率,被当时媒体誉为“最强高中生”。

  当时名人堂投手海尔·纽豪斯一眼相中了杰特的潜力,强烈建议有着状元签的休斯顿太空人留下杰特,而太空人担心这位少年天才要价过高,便主动放弃了这位未来的巨星,但也正是拜太空人队的忽视,杰特在当年第六顺位被洋基签下,儿时的梦想终得实现。

  1993年,杰特在小联盟1A缴出5支本垒打,71分打点,18次盗垒,外加.295打击率的优异成绩。隔年,这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更是完成了三级跳,从高阶1A一路打上3A,成绩也是渐入佳境,最终获得《棒球美国》、《体育新闻》和Topps授予的小联盟年度最佳球员奖。

  凭借优异的表现,年仅20岁的杰特便被征召进入大联盟,然而首次登陆大联盟,在面对棒球殿堂的顶尖球员时,紧张的杰特在攻防两方面都变得束手束脚,不如人意的表现让他被重新下放至小联盟历练。当时的洋基队老板对这位新秀一直持怀疑态度,打算就这样将他换掉,好在被球队经理阻止,洋基队才没失去这位球队未来的看板球星。

  1996年,由于洋基主力游击手费尔南德斯状态下滑,杰特再次获得站上大联盟的机会,他将赛场上的每一击都当作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击”。在这个赛季的常规赛中,他交出10支本垒打,拿到104分,外加78分打点,全票当选美联年度最佳新秀。随后的季后赛中,洋基一路高歌猛进,杰特也始终保持着最佳状态,最终他们在世界大赛上击败亚特兰大勇士,赢得了自1978年以来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从1995进入大联盟到2014年宣布退役,德里克·杰特为洋基队效力近20年时间,期间他和洋基一起获得过无数荣誉,而他个人的商业头脑与市场能力也在退役前的几年被大家逐步发现,以致后来纵观体育行业很难有人与其匹敌。他就是棒球的门面——但是他面对全球最大媒体市场中的记者们一直金口难开。

  “那时我们几乎能在每场比赛后的更衣室中看到德里克,只是他什么都不对我们讲,”翠贝卡电影节期间,ESPN记者玛丽-里维拉(Marly Rivera)在主持《队长》系列纪录片全球首映礼的问答环节时说道。参与问答环节的嘉宾还有杰特和导演兰迪-威尔金斯(Randy Wilkins)。

  “之前他们的工作是尽全力去得到一个头条消息,但我不并想给他们。如果那时候有手机,或许我的职业生涯可能还会再多三年,”在《队长》预告片中,杰特这样说。这部记录德里克·杰特的纪录片《队长》在MLB的本垒打大赛之后,已经在ESPN和ESPN+频道播出。

  “没人能够像德里克·杰特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藏起来,”《纽约邮报》长期棒球专栏作家乔尔·谢尔曼(Joel Sherman)在《队长》系列纪录片里说道。

  在今天这个社交媒体的世界,在众目睽睽之下藏身对运动员和名人是更大的挑战。威尔金斯是一位来自布朗克斯的洋基队球迷,他为杰特的系列纪录片录制了30小时的镜头,还采访了90个人。

  威尔金斯表示,在这个过程中,让杰特最不愿意谈论的话题就是他和明星队友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Alex Rodriguez)的关系。

  “杰特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竞争者之一,”威尔金斯在6月12日的首映礼上说。“他不愿意对媒体敞开心扉的原因是,他不想分心,不想让故事持续下去。我认为,他本来能够驾驭(如今的媒体格局)的,尽管这难度更大。我认为他会有更大的公开压力。但是我认为他会做得很好。我的意思是,说实话,他是这方面的大师。”

  杰特在其职业生涯后半段,才开始加入了推特和Instagram等社交平台,但是作为球员,他像对待传统媒体一样,对这些社交媒体充满了排斥情绪,这些平台实则也很少能让球员们感到满意。

  因此在2014年,杰特在MLB的最后一个赛季中,他创立了「球员论坛报」。这的确是一种创新,它开创了由运动员创办媒体公司的先河,而今这是明星运动员商业资产中的最宝贵的一笔常见资产。

  《队长》的一位制片人亚历克斯·西里洛(Alex Cirillo)表示,“杰特曾经以保护私人生活不被曝光而闻名,之后他带头发起了「球员论坛报」,给予了运动员们更多的话语权。”

  在受到杰特和他的「球员论坛报」的影响,杜兰特在2018年创立了Boardroom,而这家媒体公司现在的规模也已经是上千人级别的。目前Boardroom专注于体育、商业、文化和娱乐主题,提供的产品包括网站文章棒球运动员、杜兰特联合主持的博客、欢迎信、视频内容、为 AppleTV+ 制作的青少年篮球连续剧《Swagger》以及其他电影项目。

  杜兰特的长期商务合作伙伴,同样也是Boardroom的联合创始人里奇·克莱曼表示,“我始终密切关注着杰特是如何建立「球员论坛报」的,我们也努力找寻与他们更为密切的合作方式。”

  克莱曼和杜兰特都是「球员论坛报」的早期投资者,而该报起初是在2016年7月撰写过一篇以杜兰特第一人称视角的文章《我的下一章(My Next Chapter)》,这篇文章也领先全网宣布了杜兰特即将离开俄克拉荷马雷霆队,成为自由球员并与金州勇士队签约的消息。这一文章当然也令那时的「球员论坛报」火了一把,变向促成了杜兰特与「球员论坛报」的联系。

  “我记得那时杜兰特正在和JJ·瓦特(JJ Watt)、德里克·杰特拍摄商业广告。我们聊到了凯文成为自由球员的事,”克莱曼回忆说,“德里克来房车里找我说,‘你应该把这件事放到球员论坛报上。’那时,更多的是了解事情发生了多大变化,以及现在对消息和传播有多大的控制权。但其实通过见杰特这样的人,我们获得了真正的启发,意识到了社交平台的力量。无论人们是否喜欢,我们制造出很多声量,通过「球员论坛报」控制了‘对自由球员杜兰特的叙述’。”

  时间来到今年7月,日本网球明星大阪直美(Naomi Osaka)上线了她自己的媒体公司Hana Kuma,而该公司与詹姆斯创立的SpringHill制作公司还有着合作。詹姆斯的合伙人卡特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SpringHill非常有兴趣帮助其他明星运动员创办他们自己的媒体公司。目前大阪的Hana Kuma公司将专注于创作纪录片、日漫以及品牌内容。

  詹姆斯除了拥有SpringHill以外,还拥有一家专注运动员故事的多媒体制作公司Uninterrupted。该公司与于「球员论坛报」联系甚密,甚至可以说詹姆斯本人是受到了「球员论坛报」的影响,在该报开始运行的几个月之后上线了Uninterrupted。

  此后,2010 年25岁的詹姆斯将他的天赋带到了南海岸,加盟了迈阿密热火,让体育世界为之疯狂。自此之后的12年,SpringHill制作了一些故事片,比如华纳兄弟发行的《空中大灌篮:新传奇》,由亚当·桑德勒(Adam Sandler)主演、在Netflix上播出的《Hustle》以及Disney+即将播出的体育连续剧《The Crossover》。

  詹姆斯和卡特还联合主持了《The Shop》脱口秀,第五季将在Uninterrupted公司的YouTube频道上直播。2021年时,Spring Hill公司的市场估值已经达到7.25亿美元。

  克莱曼对我们说,“我认为,德里克所做的就是创造一些由他自己驱动的内容。这都是关于由运动员驱动的新型媒体平台。这个平台为了让运动员直接与社区、粉丝群体交流、讲述自己的故事而建立。但是詹姆斯可能是第一个能够创办媒体公司、讲有意义的故事的人。我觉得,德里克的「球员论坛报」曾是一个反常现象,因为这个体育平台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和策略。而现在,这样的平台实在太多了。”

  克莱曼继续补充,“我觉得,是时候停止将这些东西称为运动员制作公司或运动员媒体网络了。这些运动员本应该可以是企业家、是商人的。举个例子,像我们Boardroom就有很立体的构架,我们的内容合作伙伴就包括Dapper Labs以及Weedmaps。我和凯文还投资了超过75家公司,比如比特币平台Coinbase、Robinhood,个人旅行app Future,电竞公司Andbox,以及媒体初创公司Overtime和Just Women’s Sports等等。凯文个人还拥有费城联合队 (MLS) 和 N哥谭足球俱乐部(NWSL,美国女子足球联赛)的所有权股份。我们做的或许才是运动员该做的事。”

  杰特在「球员论坛报」的首篇推文中这样写道,“我意识到我一直太过谨慎了。早年间,我在纽约见识到体育世界最严酷的媒体环境,因为记者问你问题不代表你必须回答。我建立这个网站的目标就是最终改变运动员和新闻制作者分享信息的方式,让球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靠近他们所喜爱的比赛。”

  对此说法,克莱曼表示,“杰特所做的事情,他让自己冷静的方式以及自洽的方式,都是独特的。无论有没有社交媒体,我都觉得没人能够做到他所做的事情。我觉得史蒂芬·库里在某些方面和杰特有着类似的声誉。他非常直言不讳,非常开放,他让公众参与到讨论中来。我认为人们对他的某些看法应该是和对德里克的一样。”

  克莱曼看到了运动员持有的媒体网络成长,看到了在社交媒体时代,两极分化表现和错误信息的社会趋势抬头与其息息相关。虽然杰特作为球员不玩社交媒体,但是同样作为球员的杜兰特会例行在推特上和球迷、媒体专家、球员朋友在线聊天。众所周知,杜兰特甚至会用他火爆的匿名推特小号发送回复。

  “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我觉得他们成长自完全不同的时代,”克莱曼这样评价杰特和杜兰特。“我觉得,很多时候,你会看到年轻的男生、女生,他们成长在一个不断处理未知行为的时代。考虑到社交媒体的完美风暴以及NBA文化、NBA推特的繁荣,有少数球员实际上已经受到了没人遇到过的、发自内心的关注和注意。”

  “当凯文离开去俄克拉荷马城的时候,如果我在你所看到的基础上告诉你,他在人们谈论他和对待他的方式方面所经历的——这比篮球更重要。我觉得我们最终回望这个时代,会意识到有些球员已经为他们自己挺身而出了。回到过去,甚至是杰特打球的时候,因为你的阅读依赖纸媒。所以你不能上推特,你不得不以这样的方式处理。人们可能觉得这是个玩笑——新媒体、旧媒体——但这是长期以来发生的这些事情的征兆。现在真的太多假消息了,显然这比体育更重要,会带来问题。”克莱曼回忆道。

  当然,创立新媒体公司的运动员还有很多,如NFL明星球员布雷迪和斯塔拉汉的《Religion of Sports》,在今年六月融资了500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Elysian Park风投,这家基金是由MLB洛杉矶道奇队的老板们创立的。但是MLB球员大致都缺席了运动员持有媒体这一领域,可能是由于他们自己的媒体品牌已经获得了吸引力。

  像迈克·特劳特、布莱斯·哈珀、大谷翔平和阿隆·贾奇等人,这些球星并不乏赞助商,但是其中没有一人能像其他顶级联盟的球星那样完全拥抱了新媒体风潮。

  这种不平衡也表明,在杰特结束了他的职业生涯,以故事般的结局用一记再见全垒打从洋基体育场华丽退场的8年之后,棒球还没有培养出下一个具有超凡跨界魅力“杰特二代”,这个男人让记者们徒留对好作品的渴望。

  在关于杰特的纪录片《队长》的首映礼上,有观者表示,“德里克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捕捉到了很多东西,无论是在场上还是场外,这些东西使他独一无二。通过德里克,你可以讲出美国文化的故事。德里克不仅是伟大的棒球运动员,还是美国文化偶像,他向我们讲述他自己,也同样地向我们讲述我们自己。所以这就是这部影片的意图。”

  在翠贝卡电影节《队长》首映礼上,当杰特登上位于曼哈顿下城区的这个剧院的舞台时,观众情不自禁地边拍手边大喊“DER-EK JET-ER”,这个声音在洋基体育场回荡了将近20年。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